2017.12.27

背離常德的愛慾 谷崎潤一郎的癡與狂

政大書院電子報第五十四期2017.12.29

中文讀享夜「理解的前情提要」-背離常德的愛慾

【書院記者張若誼報導】中文讀享夜「理解的前情提要」系列讀書會11月23日於博雅書房舉行,由中文寫作輔導員姜雯導讀日本唯美派大師谷崎潤一郎的長篇小說《癡人之愛》,探討作者對感官美的追求與挑戰道德倫常的愛,並分析書中對男性欲望的描寫及對女性肉體的原始崇拜。


 

10612-09.JPG

中文寫作輔導員姜雯導讀日本唯美派大師谷崎潤一郎的長篇小說《癡人之愛》。攝影:張若誼。

10612-11.JPG

參與同學分享對弗洛依德「伊底帕斯情結」的看法。攝影:張若誼。

10612-12.JPG

與會同學專注聆聽。攝影:張若誼。

  

 

姜雯表示,谷崎潤一郎對感官美的追求打破傳統的男女秩序,以自虐性的女性跪拜誠實地描繪男性對肉體的原始慾望。她舉男主角對女性的戀足癖為例,解釋這些對女性肉體看似愚蠢、痴狂的追求,是男性對美的執念,也正是這些內心深處的慾望,給予角色生命的價值與動力。

 

「只有當人遊戲的時候,他才完全是人。」姜雯引用德國哲學家席勒(Friedrich Schiller)所言,呼應男女主角如朋友般、遊戲式的相處模式。她另以書中的騎馬遊戲為例,說明權力位置與主從秩序的轉變;起初是男主角河合讓治欲調教年輕女孩奈緒美成為「偉大的女性」,最終轉變為臣服、依戀於年輕女性的肉體。

 

姜雯指出,受到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民族主義、自由主義思潮與西方價值觀的滲透,這部於日本大正時期完成的作品也充滿極端的崇洋思維。雖然有人說,谷崎潤一郎讓男主角拜倒在女人石柳裙下是對崇洋思維的抨擊,但姜雯認為,作者的高明之處正是毫不掩飾的描寫人類內心深處對美的渴求,並以犀利的文筆刻劃男性本能對肉體的慾望。

 

雖然女主角對物質美的追求,最終讓自己成為了利用身體操縱男性的女人,但姜雯表示,正因為她的荒淫、任性與水性楊花,才造就自身的價值及男主角欲使她「偉大」的獨立人格。

 

姜雯另外介紹「從正面挑戰谷崎潤一郎《癡人之愛》」的作品--山田詠美的《賢者之愛》,兩書皆描寫「求,而不得」的愛、對手足的感官迷戀;她進一步說明弗洛依德的「伊底帕斯情結」理論,認為愛與慾望是一體兩面,背離傳統道德價值的慾望,都是人類原始、單純的愛的延伸。

 

 

10612-10.JPG